微信掃碼
熱線電話
意見反饋
返回頂部

黃浦江治污史全國最大“癌癥村”的出現和消失

分享到:
點擊次數:56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4日15:17:14 打印此頁 關閉

黃浦江治污史全國最大“癌癥村”的出現和消失


       今天可能鮮有人知道,30多年前的上海曾是全國最大的“癌癥村”,這一切都是拜上海的“母親河”黃浦江污染所賜。1981年,中美建交后第一批合作的5個項目中就包括黃浦江治污,隨著治污成功,上海悄悄地甩掉了“癌癥村”的帽子。現任中德可再生能源中心主任陶光遠,作為當時治污規劃工作的參與者回顧了那段歷史。

  黃浦江污染制造全國最大“癌癥村”

  上海黃浦江在解放前污染并不重,因為當時工業生產規模不是很大,上海市區廢污水直接排入蘇州河中。據《上海勘察設計志》,解放前,上海共建有3座城市污水處理廠,分別為1923年投產的北區污水廠、1926年投產的東區污水廠和1927年投產的西區污水廠,日處理污水總量是3.45萬立方米。五六十年代,上海市區陸續建造了幾處污水處理工程,同時,對原有老污水廠進行改、擴建,污水處理能力有較大提升。

  建國后,上海市區廢污水排放量逐年增加。據《上海水利志》記載,1949年為全市每日83萬噸,1963年為每日190萬噸。1966-1976年“文化大革命”期間,上海工業生產發展緩慢。到了1976年,上海市區廢污水排放量已經達到每日300萬噸,黃浦江水質開始輕度污染。1978年起,上海的工業生產開始迅速發展,大量未經處理的工業污水和幾百萬人的生活污水直排內河,導致黃浦江中下游段水體嚴重污染。

  對那個時期的污染,陶光遠形容為,“幾百萬人喝在黃埔江,拉在黃埔江”。當時上海出現一個新名詞叫“黑臭”,用來形容黃浦江水。排入黃浦江中的糞便含有氮化物,氮化物分解以后臭氣析出。大量的氮化物溶解在江水里面,老百姓對江水污染的直觀感受就是黃浦江有多少天的“黑臭”。

  黃浦江黑臭的天數越來越多。據報道,黃浦江上海市區河段于1963年夏季首次出現水體黑臭現象,持續時間22天。20世紀70年代平均每年出現黑臭47天,80年代為146天,90年代達到200多天。

  據陶光遠介紹,那個時候,上海的自來水取水口在黃浦江下游,自來水中有超過30種致癌物,一部分是原水中的,另一部分是用氯氣凈化時與有機物反應產生的。即使水燒開了,仍有數量不詳的致癌物在里面。

  水中的大量致癌物導致上海這座全國最大的城市在癌癥發病率上也領先全國。當時全國發病率較高的癌癥是,男性肺癌第一,女性乳腺癌第一,只有上海不分男女都是消化道癌癥第一,癌癥發病率遠高于全國平均水平。

  陶光遠稱,調查結果出來以后,政府緊急決策,將上海的取水口移到黃浦江上游,“先把吃水問題解決了,然后回過頭來治理污染”。

  據公開報道,由于上海地表水水體污染,上海水源地不得不歷經數次變遷。先是蘇州河水質逐步惡化,上游水源取水口遷到了黃浦江軍工路段。時至1978年,黃浦江下游的水質狀況也讓人失望,水廠的取水口被迫順流而上。1987年,取水口移到了黃浦江上游臨江段,而到了1998年7月,取水口繼續上移,移到了松浦大橋附近。

  治污不利根本原因是“不想花錢”

  當年上海這個全國最大的“癌癥村”的出現和消失,都沒有引起全國人民的注意。“在中國經濟水平并不高的情況下,政府仍然拿出錢來把污染給治理了,應該說是解決得非常成功”。陶光遠對當時政府治理黃浦江污染的決心很是感嘆。

  陶光遠介紹,對黃浦江的治理還是使用經典的方法,即將污水截流,集中輸送到浦東的污水處理廠處理后排海。在八十年代初,上海的污水量是每天400萬噸左右,這在當時是可以實現治理的。

  用這一方法處理污水,在現在對于治理淮河等流域的水污染仍有借鑒意義。陶光遠認為,黃浦江污染治理的經驗可以推廣至全國。針對現在癌癥村和地下水污染的問題,應該首先找到新的水源,解決飲水安全,回過頭來再解決污染問題。因為污染的治理需要時間,不是一天兩天能解決的。

  以淮河治污為例,陶光遠認為,現流入淮河的污水應分區域處理。例如,以縣為單位截流,進入當地的污水處理廠處理。對于工業企業的污水,要么企業自己處理,要么交錢送污水處理廠處理--前提是這些污水是可處理的,不是特種污水。

  針對污水分散流入的問題,沿河截流即可,水污染源查起來也容易。目前污水處理進展緩慢主要原因是企業不愿在處理污水上花錢,因為處理1噸污水的費用是1至3元,這會大大提高企業的運營成本。

  除此之外,污水治理的法規執行得也不嚴,而且淮河治理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各段治理難以形成合力:淮河流經三個省,河南、安徽和江蘇,在治污方面有“上游不顧下游”的情況。

  根據陶光遠他們的調查,當時黃浦江的污染物從重金屬到有機物,無所不包,比今天的淮河嚴重得多。現在淮河以及山東一些地方的污染主要是有機物,最典型的就是印染污水,印染污水里面有大量的環狀化學物,需要非常大的力氣才能處理掉。污染不是不可治理,只是污水處理工程投資大,工期比較長。

  陶光遠最后說,治理淮河等水污染的那些困難,說到底還是錢的問題,“除了不想花錢,什么困難也沒有”。(章歡)


二維碼.png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

上一條:專家談PM2.5爆表政府應完善大氣污染治理制度 下一條:專家地下排污是我國地下水污染元兇
轩辕传奇海神最新战力